包不服和萧元约好了时间,临走的时候还留了一张银行卡。

“这是一点小小心意,您可千万别推辞。”

萧元高冷的点头。

安宁送包不服出门,在包不服出门的时候,安宁轻声跟他说:“有可能的话,你回家就立刻带着家里的人搬出现在住的房子,也别去家里别的宅子去住着了,先去酒店吧。”

包不服愣了一下,随后高兴道:“谢谢嫂夫人提点,多谢,多谢。”

他从楼上下来,坐上车的时候还想着萧夫人应该也是一个高人吧。

安宁送走包不服回屋,她对着萧元挑眉一笑:“今儿这范还挺足的,我都要被唬住了。”

萧元把茶几上的银行卡递给安宁:“拿着,买点好吃的。”

安宁把银行卡放到包里:“一会儿我把钱转存一下。”

“对了。”安宁想起一件事情来:“今天我想咱们家一起去饭店吃饭,顺便叫上老爷子和老太太,也让孩子们认认人。”

“放学的时候我去接孩子,你看看订哪个饭店,订好了和我说一声。”

萧元抱了安宁一下:“快了,很快咱们就能住在一起。”

天真无邪黄色毛衣少女居家可爱生活照

他又看看有些破旧的屋子:“要搬家了,还真有点舍不得呢,搬了家,咱家这阵法还得拆了重做。”

安宁拍了一下他:“就咱买的那破玉石,也就能撑这么一回,现在阵法都报废了,也没啥可惜的。”

安宁是借着回家取东西为借口,特意回来帮萧元做戏的。

现在戏做好了,她还得赶紧回学校。

“行了,我得赶紧回去上班了,咱们下午见。”

临走的时候,安宁还在萧元脸上亲了一口。

萧元这才不舍的松手:“其实你胖乎乎的也挺好看的,抱着很舒服。”

安宁瞪了萧元一眼:“可别跟我存小心思啊。”

萧元摸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。

安宁推开他去屋里拿了样东西就走。

安宁走后,萧元就接到了刘三的电话。

“大师,包老板是不是去您那了?”

萧元点头:“嗯。”

刘三的声音就带了几丝兴奋:“大师,您不知道,包不服现在可倒霉了,他儿子前天又闹了一回自杀,他自己坐电梯的时候电梯突然坠了下去,差点就要了他的命,还有啊……”

萧元听刘三说完:“他这事情还真挺缠手的,我本来不愿意接,可他运气不错,正好碰着我媳妇回来,我媳妇这人心软,他说的又那么难受,我媳妇就挺可怜他的,这不,跟我求了情,我也不好驳我媳妇的面子。”

刘三听了萧元这话心里还挺高兴的。

大师能跟他说这种话,就说明把他当自己人看了,要不然,人家和他说这种心里话干啥啊。

“大师,我还没正式拜见嫂子呢,您看哪天嫂子有空,我登门拜访,顺便也认认人。”

“我问问她吧。”

萧元笑了一声:“哎,说起来,我媳妇这人是真好,就是……啧,我们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,这不,还分居着呢,我不放心我的孩子,她也不放心她的孩子,家里地方又不够,就没搬到一起住,算了,和你说这些干啥啊。”

“我家里倒是有套房挺宽敞的,要不大师您先搬进去。”

刘三说这话的意思便是要给萧元一套房。

萧元立刻沉声道:“我要你的房干什么,你养家糊口的也不容易,你的房自己留着给你儿子。”

说完,萧元就挂了电话。

刘三吓了一大跳,挂了电话之后越想越不对劲。

他拽住他媳妇:“刚才大师说让我留着房子给咱儿子?”

他媳妇也听到萧元说的那些话了,她也闹不太明白。

“是这么说的,可咱没儿子啊。”

刘三家就一个闺女,他闺女都十来岁了,自打生了闺女,他媳妇就再没怀过。

两口子是真有点想不明白,结果,下午的时候,刘三媳妇就有点难受,一直犯恶心,她以为吃坏了啥东西,就去医院想检查一下,这一检查,竟然怀孕了。

刘三媳妇没出医院就给刘三打了电话。

“三儿,我,我怀孕了。”

刘三惊的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:“真的呀?你现在在哪,我去接你。”

刘三当即开车去医院接他媳妇,回来之后,他一直看着他媳妇的肚子傻乐:“原来大师是这意思啊,媳妇,你肚子里这个就是咱儿子啊。”

刘三这人有点大嘴巴,管不住自己的,他媳妇怀孕这种喜事他更不瞒着了,没几天,嚷的他那些朋友知道了,并且也从刘三这里知道了萧元的神奇,还知道了萧大师结婚了,但是因为家里房子小,至今还和媳妇分居呢,刘三想送一套房子给萧大师,萧大师都没要。

包不服自然也听说了,当天晚上,包不服就查了自己名下的产业。

他这回为了让萧元尽心给他帮忙,是真下了血本了。

他捡出县城一套二层小楼,上下总共快三百平的面积了,还有市城一套二百多平的大平层,把房产证都拿出来了,准备等见了萧元之后就给过户到萧元名下。

当然,包不服只是做了准备,并没有跟别人说这件事情。

N市

一大早张太太就到了医院去看张露。

她过来之后,专门来照顾张露的保姆才回家。

张太太来的时候提了早餐,她过来之后就给张露盛了些粥。

“饿了吧,先喝点粥,等中午咱们检查一下没问题了妈再给你弄点好吃的。”

张太太脸上带着笑哄着张露。

张露乖乖的喝了粥。

张太太握着她的手安慰她:“露露,你放心,就算是你不是我们家亲生的,妈也还是你妈,妈不会把你送到白沙县受苦的。”

张露紧紧握着张太太的手:“妈,我,我也舍不得你,可是,既然妹妹要回来,那我就不能再留在咱家了,我要留着,我成什么了,我亲妈虽然没了,可亲爸还在呢,我得回去,妈,对不起,我不想让你为难,我也不想让妹妹回来看到我心里别扭,毕竟,妹妹才是你们亲生的……”

张露一边哭一边道:“妈,你放心,我会好好的,我现在上高二了,再过一年多我就该高考了,就算是我回去了之后他们对我不好,我也就熬一年多的时间,等我考上大学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张太太虽然舍不得,可听到张露这些话,她也不知道怎么的,反正心里是松了口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