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梅娘问明了赵宏文的宅子在哪里,之后就带着孩子找了过去。

此时赵府外头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赵宏文骑着高头大马去刘家把刘若兰娶回府中。

花轿停下,刘若兰被人扶着下了轿子,赵宏文脸上春风得意,带着刘若兰回府。

然后便是拜天地之类的,两个人拜了天地,拜了赵宏文去世的爹娘,正当夫妻对拜的时候,一个丫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。

她看到主子正在拜天地,便赶紧躲到一旁不敢言语。

但是,赵宏文还是看到了。

他不动声色的和刘若兰拜了天地,让人把刘若兰送到洞房中,然后就笑着去招待来道贺的朋友。

从屋里出来,赵宏文就把那个小丫头叫到跟前来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小丫头吓的直哆嗦:“老爷,外头,外头来了母子三人,那个娘子说是老爷的妻子,说是带着孩子来寻亲的……”

赵宏文的脸立刻黑沉下来。

“我知道了,你且去伺侯太太。”

日系清纯居家和服美女性感脖颈写真图片

小丫头退了下去,赵宏文右手握拳又张开,如是几次,终是下定了决心。

安宁和薛贺这个时候就在离赵家不远处的酒楼中。

两个人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,从敞开的窗子里往下看。

安宁一眼就看到了带着孩子的柳梅娘。

柳梅娘从乡下过来,一路上风尘仆仆,这个时候是真的挺狼狈的。

她穿着灰扑扑的粗布衣服,脸又黑又黄,整个人瘦的就像一阵风便能吹跑一样。

她带着的两个孩子也是瘦瘦小小的样子,孩子的眼睛里还带着几分惧意,看来,一路上是真吃了不少苦的。

薛贺一手捏着茶杯,微微垂眸,看着柳梅娘大闹赵府。

柳梅娘站在赵家外头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喊上了:“赵宏文这个不是玩意的,我在家里拼死拼活的干活挣钱供他读书科举,他倒好,考中状元便停妻再娶,为了荣华富贵抛弃糟糠之妻,还弃儿女于不顾,为夫不仁,为父不慈,为臣欺瞒陛下是为不忠……”

便有人过来问柳梅娘:“你说你是赵状元的妻子,可有证据?”

柳梅娘冷哼一声:“我有婚书在手,怎的是没有证据,若是有人不信,自可派人去原籍打听,我嫁到赵家七八年了,赵宏文家乡那一片谁不知道他已娶妻生子。”

见柳梅娘说的这样笕定,旁观的人便信了。

柳梅娘看赵家还没有人出来,就带着孩子一屁股坐到台阶上大哭起来: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啊,可怜我为了他拼命干活伤了身体,为她活活的耗成这样,可他一日高中,便做出这等忘恩负义的事,老天爷啊,我做错了什么,你也睁开眼睛看看吧,看看这等不是玩艺的东西。”

安宁看着柳梅娘唱念作打,嘴角勾了起来。

上一世,柳梅娘这样针对的可是她呢,那个时候,她心里也特别不舒服。

如今,柳梅娘再如何也与她无关了,她倒是想看看刘若兰这个时候脸色会如何?

安宁招手叫过秋霜来:“你去叫人悄悄的散布消息,便说刘首辅早就知道赵状元家乡已有妻儿的事情,可他为了给刘小姐找一个才貌双的夫妻,便昧着良心当做不知,刘小姐喜欢赵状元才学高,便是知道赵状元有妻有儿,也紧巴着不肯放手,当真是脸面体统都不要了。”

秋霜含笑应是,很快就出去了。

安宁的手指点在桌上:“我倒要看看刘若兰面对流言又能如何?”

前一世,周景行和刘若兰也是这样找人散布流言毁了她的名声。

而这一次,她提前动手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赵宏文还没出门就听到了柳梅娘那特有的大嗓门。

他皱起眉头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。

他走到门口处,一脸惊喜的看向柳梅娘:“柳姐来了,你怎么也不早些说一声,赶紧带着孩子跟我进来……这一路上受苦了吧。”

柳梅娘愣住了。

吃瓜群众也愣住了。

安宁浅笑:“这个赵宏文还是有些急智的。”

薛贺脸上却带了些冷意,他一把握住安宁的手:“再看下去也没甚意思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安宁被薛贺带着站起身,两个人携手下楼,很快就坐上轿子回了公主府。

柳梅娘这边看赵宏文想不认帐,一下子就蹿了起来:“赵宏文,你个不要脸的,什么柳姐,我是你娘子,你别妄想不认帐,我告诉你……”

赵宏文皱眉,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你这叫什么话,晴天白日的你就在外头这么闹腾也不嫌丢人,不管是为着什么找来了,也该先跟我回去慢慢说吧。”

他看看两个孩子,笑着过去把孩子拉到身边:“你就算不为别的,也得为两个孩子想想,可别把孩子给吓着了。”

两个孩子是真给吓到了,这个时候哇哇的哭了起来。

赵宏文带着孩子进了门:“柳姐,你还不赶紧进来。”

柳梅娘被弄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最后她一咬牙也跟着进去了。

外头那些人没热闹可看,不过一会儿功夫就散了。

安宁和薛贺回去之后也没闲着,安宁派了人关注赵宏文的事情,薛贺则继续读书。

等到第二日,赵家的事情就传遍了京城,安宁自然也听说了。

听到消息,安宁都佩服赵宏文这番骚操作。

这一世和前世不一样,前世刘首辅他们明显就是想把安宁往坑里带的,所以,根本不会帮着赵宏文做什么善后的事情,等到柳梅娘找来的时候,真是闹的满城风云,赵宏文也没那么多心眼,结果把他自己也给坑了。

可这一次刘首辅和周景行却帮着赵宏文做了一些善后的工作。

总归,安宁听到的消息便是,赵宏文已经对于昨天的事情做了一番解释。

按照赵宏文的意思便是柳梅娘的确是他的妻子,但是,他早就把柳梅娘给休了,他当初在家的时候柳梅娘就不守妇道,他抓住了柳梅娘和人私通,当时他就气的想把柳梅娘和那个奸夫给绑了送到官府,可柳梅娘跪下哀求他,他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没有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,但是,他也不会再要柳梅娘了,于是一纸休书把柳梅娘给休了。

等到他进京赶考的时候,家里的孩子实在不放心,便让柳梅娘帮着照顾孩子,他也给留了钱的。

他原想着等到成婚之后再把孩子接来,这样孩子也有母亲照顾,可谁知道柳梅娘就带着孩子进京了,还这么污赖他,那他就不必替柳梅娘包着瞒着了。

柳梅娘闹腾,说赵宏文是在放屁。

可赵宏文却拿出了休书,还说这休书在家乡族老那里也有备份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