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宁在确定萧元没事之后就进了书房。

她得好好的理一理这位五皇女如今的处境,另外得想想以后该怎么办。

皇女府的书房除了安宁和伺侯他的两个心腹,一般是谁都不让进的,就是主君都不能进出书房。

安宁进去之后,两个心腹就站在门口守着。

她到了书房里就先翻了翻书桌上放着的一些东西,又看了一些信件,对于如今的形势也有了一些估量。

齐朝皇帝,也就是五皇女的母皇景凤帝六岁登基,登基之后处境一度艰难,上有皇太君想要垂帘听政,下有辅政大臣为难,她战战兢兢的度过了十余年的时光,之后才奋力一击,将那几个辅政大臣一举拿下,随后又罢了皇太君的权,这才真正当家做主。

景凤帝亲政到如今也有二十多年的光景了,她亲政之前也曾有过几个皇子皇女,只是都没有养活,亲政之后生下的皇子皇女反倒多数都活了下来。

到如今,景凤帝已经生了十七位皇女以及二十余位皇子,大皇女二皇女一位是刘贵君所生,一位是田淑君所出,都非嫡女,当今太女是三皇女,这位是已逝的孝惠凤君所出。

这三位皇女如今都已长成,便是三皇女都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,自然争斗无可避免。

而五皇女如今亲近的是皇太女,不过她对大皇女和二皇女也是很恭敬的,倒没有得罪过这两位。

五皇女可以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,除去前边三位皇女势头显露出来,就是七皇女。

七皇女出身比五皇女更差一些,为贱奴之后所出,幼时光景也很不好,后头拉拢了十皇女,十一皇女和十二皇女,境况才越来越好。

阳光少女绿叶映衬好养眼

因为这四位抱了团,倒显的势力大了一些,一般也无人敢惹。

除了这些,底下的那几位皇女都还年幼,如今看不出什么。

安宁把这些事情都一一的罗列出来,心里也有了数。

看起来,这夺嫡之争马上就要上演了。

还有,这番形势怎么越想越觉得熟悉呢,这有点女版的九龙夺嫡的感觉啊。

安宁摸摸下巴,随后笑了起来。

可不就是么,越想越觉得是。

那她该怎么办?

是要一直这么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下去,还是说也要参与夺嫡之争,做最后的赢家?

原身也没有留下什么愿望,那要怎么做,端看安宁怎么想了。

安宁一时间也有点拿不定主意。

她索性也就不再多想。

在书房呆了一会儿,安宁想着萧元那里应该是收拾妥当了,就起身去了正房。

萧元已经从产房里移到卧室去了,安宁过去的时候,屋里都已经弄好了,萧元身上也收拾清洁过了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,显的有些虚弱。

安宁过去的时候,正有几个下人围着萧元给她喂吃的东西。

安宁接过碗坐下,摆了摆手“你们且下去吧。”

等着下人都退了出去,安宁一边喂萧元吃东西,一边问他“你有原身的记忆吗?”

萧元咽下口中的汤“有。”

“说说。”

安宁笑了笑。

萧元不耐烦安宁一勺勺的喂他吃,索性端起碗一口干了,又把碗递给安宁。

安宁接过碗随手放在桌上。

萧元就道“原身出身将门,他的生父产下他不久就去世了,之后母亲又娶了一位继父进门,继父进门就怀了身孕,不到一年给他生了个弟弟,这个弟弟一直和原身在争,反正原身在家里过的很不好……”

萧元把原身的一些情况和安宁说了“原身有个愿望,他想当凤君。”

安宁挑了挑眉“我原还拿不定主意呢,正想着是该安生点,还是要参与夺嫡之争,不过如今倒是定了,既然你要当凤君,那我就和她们争上一争。”

她握住萧元的手“其实只为了你,我也该去争那个位子的,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了委屈。”

萧元有些无语。

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?

这应该是他的台词啊。

不过他也不计较这些,穿越了那么多世,什么事情没经历过,哪里还有什么想不开的。

“好。”

萧元笑着答应下来。

安宁看看他的脸色还有些不好,便说“合该补一补了,趁着做月子把身体好好养养。”

萧元一听说做月子,脸又有些红了,这还真是臊的。

不过有些话他还是得说的“你给我按按肚子吧,要不针炙也行,我这肚子早先撑的太大了,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,等出了月子出门做客忒难看了。”

安宁掀开被子看了一眼,还真是,虽然卸了货,可肚子还是很鼓的,尤其是小肚子。

“我先给你按一按,等明天弄了银针再给你针炙。”

安宁一边说笑,一边伸手就给萧元按肚子上的穴位。

说实话,产后恢复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,安宁一按,萧元就疼的什么似的,等安宁按完了,萧元疼出了身汗。

安宁也没叫人进来,自己拿了湿热的帕子给萧元擦了擦身体“你先养着,我出去给你寻些吃食。”

安宁从正房出来,才想到她有了嫡女这事还没跟宫里送信呢,就赶紧叫过服侍他的婢女“你寻人往宫里送个信,就说萧正君生了一个姑娘,另外,往萧家也送个信去。”

等婢女走后,安宁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。

几个侍婢赶紧跟上。

安宁走了一段路才道“温泉庄子上的菜成了么?”

一个侍婢回话“回主子,一些菠菜和小白菜是能吃的。”

安宁点头“去叫人弄些来给萧正君换换口味,让人备马,我要进宫一趟。”

等安宁从府里出来,她平常骑的那匹马已经牵到府外去了。

安宁翻身上马,直奔宫中。

到了宫外,安宁就递了腰牌要求进宫。

凤极殿

凤景帝才召见了几位大臣商讨江南盐政的事情,就听到外头几个奴才传出一点动静来。

她就问了一句“裕伶,出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胡裕伶出去问了问,再进来脸上就带着笑“陛下,刚才五皇女府传了消息来,说是萧正君刚生了一位姑娘,重六斤七两,另外,五皇女进了腰牌想求见陛下。”

一听是有孙辈出生,凤景帝脸上就带了笑“好,好,你去让人给萧正君赏赐,另外,五皇女府的三姑娘赐名淳希,老五来了,就让她进来吧。”

裕伶下去让人送赏,另外又叫人请安宁进宫。

那几位大臣也赶紧恭喜凤景帝,凤景帝的心情就更好了一些。

这会儿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了,凤景帝也没再留那几位大臣,让她们都先告退。

等了一会儿,安宁才进了凤极殿。

她一进门就先给凤景帝请安“母皇安,女儿办完了差因萧正君生产之事就先回了家,还请母皇恕罪。”

自己的闺女,凤景帝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计较,她抬了抬手“起吧,朕还能为这么点事和你计较不成。”

安宁起身,抬头看了凤景帝一眼,眼圈就泛了红,她赶紧低头,悄悄的拿手擦了擦眼泪。

凤景帝看到这一幕,脸就板了起来“这是怎么了?谁给你委屈受了不成?”

安宁赶紧摇头“不是,没人给女儿委屈受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怎么了?是你府里有什么事?萧正君身体可好?”

凤景帝看着安宁都掉眼泪了,就赶着又问了一句。

安宁抹了一把泪“府里都好,只是儿臣出去办差好几个月未归,在外头就特别想母皇,等今日回来,看到儿臣的三姑娘,这心就软的一塌糊涂,儿臣就想,儿臣当年出生的时候,母皇是不是也如儿臣一样的心情,早先儿臣年纪小不懂事,如今一年年长大,自己又有了儿女,这才能体会到了母皇对于儿臣的疼爱,母皇生育儿臣,一点点教导儿臣成人,实在是……儿臣如今才明白,父母生育之恩,昊天罔极,无以为报,儿臣,儿臣嘴笨,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,就是看到母皇,这心里就酸酸的难受,一时控制不住,御前失仪,还请母皇饶恕则个。“

安宁这话一出口,眼圈更红了。

她吸了吸鼻子,极力的控制。

凤景帝看着她,这心里也开始又酸又软,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“朕是你母亲,还能和你计较这些,你且先坐下,把眼泪擦一擦再说话。”

安宁就坐了下来,一边擦眼泪一边道“还是母皇心疼儿臣,母皇,儿臣又饿又渴,能否……”

这么些年过去了,女儿们一个个的长大,长大了就不那么可爱了,一个个看到凤景帝都是恭敬拘束的,从来没有人跟她这么撒过娇了,就是下头那些个小的,也都被那些君侍教的恭恭敬敬的,小小年纪礼仪上头就让人挑不出什么来。

可以说,凤景帝在宫里这么些年了,很少享受到寻常人家的母女亲情。

这一回安宁说了掏心窝子的话,凤景帝就很是受用。

看着这么大的闺女了,进了宫还撒娇,凤景帝不由一笑“罢,朕也该摆膳了,你就陪朕用些吧。”

“谢母皇。”

安宁起身行了礼,凤景帝就让裕伶传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