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第二艘打捞船成功交付下水,以往仅有一艘打捞船的庄海洋,也开始实行两船联合捕渔的作业方式。首次捕捞到的渔获,最终卖出近五百万的渔获。

除开给予战友的分成跟税收,庄海洋进帐的数额自然也不少。多赚钱的同时,留守在岛上的安保队员跟家眷,也发现打到帐户的分红奖金,又比以前提高了不少。

利益均享,也是庄海洋一直在推行发放奖金的模式。这种做法,无疑令留守的人员也觉得高兴。即便待在家,他们也能分享到捕捞队出海的红利。

回到南山岛的船队,也免不了吃一顿庆功酒。即为这次收获近五百万的渔获,也会公司多出一艘新船,将来他们所有人,都不用再轮换上船,都能随船出海。

甚至于,根据王言明所讲述的消息,或许公司明年还会招收一些老部队退役的士官。这也意味着,公司发展脚步不会停,只要收益好的话,也会一直发展壮大下去。

借着喝酒的机会,庄海洋也适时道:“最近这段时间,大家都辛苦了。明后两天休息,大后天如果天气允许,我们再考虑出海。没什么事,大家都可以出去逛逛。”

“好!”

虽然有战友觉得应该打铁趁热,继续组织船队出海捕渔。问题是,如果庄海洋不愿意的话,他们也强求不了。现在船老大要休息,他们也只能听从安排。

对林子涛这种有家眷陪在身边的战友而言,得知这两天不再出海,也会带女友去镇里或本岛逛逛。随着对周边环境的熟悉,休息日一起外出逛街的战友也开始增多。

用庄海洋的话说,他还是希望这些战友,能在本地找到心仪的女孩。即便吴兴城的女友,近来也在给岛上的战友,介绍她工作幼儿园的一些未婚女孩呢!

都是适龄的年青人,加上现在收入也不低,想找女友也是很正常的事。对于这种事,庄海洋都是抱着乐见其成的心态。要是战友能在本地找到女朋友,也更有助于稳定公司。

只不过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庄海洋也不打算在本地招聘工作人员。原因便是,渔业公司跟打捞公司的底细,他还是不希望太多人知道,小心低调终归没大错。

绝色内衣穿上诱惑

吃过晚饭回到老屋,趁其它战友都休息,庄海洋跟往常一样来到后山礁岩开始修行。望着礁岩坑越来越热闹,庄海洋还是觉得很高兴,知道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透过精神力感受着游弋在礁岩坑中的各式海鲜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只要保持这种状况下去,或许要不了几年的功夫,这里的龙虾跟鲍鱼,会比人工养殖场都多。”

换做其它天然的渔场,想留住这种野生的龙虾还有鲍鱼,自然是件不太可能的事。但对庄海洋而言,他很清楚礁岩坑海鲜越来越多,也是缘于他释放的有益能量。

只要这些能量一直保持着,那么这些海鲜就舍不得离开。加上这片礁岩海域面积也不小,平时根本不会受到外界打扰。那些海鲜栖息在此,也会觉得跟世外桃源一般。

“先修炼!等修行结束,再到附近好好转转吧!”

虽然现在释放能量的次数,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。可庄海洋也很清楚,南山岛周边的海洋生态,确实在向好的一面蜕变。加上有巡逻队看护,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好。

相应的,好的环境也会吸引来更多的海洋生物来此栖息。良性循环之下,周边的海洋生态只会越来越好。为避免有人打扰这方净土,安保巡逻力量也需加强。

至少对周边的渔民而言,他们已经知道南山岛周边几座荒岛,已经被庄海洋给承包了下来。要是他们想上岛,也需得到巡逻队的许可,捕渔自然也是一样。

尽管有人觉得庄海洋这样做有些霸道,问题是他交纳了相应的租赁金。这种权力,是得到官方支持跟认可的。有些知晓情况的人,也说过庄海洋很傻的话呢!

在这些人看来,这种荒岛租不租,真要用的话又有什么问题呢?凭白无故,一年多交纳不菲的租赁金,真是有钱烧的慌。可现在看来,有人却佩服庄海洋的先见之明。

打坐修行到天蒙蒙亮,脱下穿在身上的外套跟裤子,依然一身潜水服的庄海洋,很快便遁入海水之中。将一些准备觅食的鱼群,吓的到处乱窜,惊扰这方海域的宁静。

只是随着庄海洋唤出定海珠,一缕缕能量被扩散出去,栖息在这片海域的海洋生物,也变得更加热闹起来。有些位于岩坑底部的海鲜,都开始窜出来吸食这种能量。

每次看到这一幕,庄海洋都会觉得很开心跟热闹。只不过,他在这个时候,也很少惊扰这些疯狂的鱼群,只会加快自己的游动速度,将鱼群甩在身后。

“从其它地方汲取能量,再将这些能量释放到这里。短时间也许看不出什么效果,可时间一长的话,这里确实会变成一方净土,让更多海洋生物得到庇护。”

那怕庄海洋也会不时从周边海域捕捞海鲜,可这种捕捞是有序的,并不会造成断层。事实上,如果少了庄海洋的存在,也许这方海域过上一些年,又会变成老样子。

从礁岩坑这边出发,庄海洋沿着周边几座荒岛所在的海域,释放了一轮定海珠的能量,也查看了自己所属海域的海洋生物种群情况,总体自然还是比较乐观的。

就拿生蚝岛的生蚝来说,如今这些生蚝在市面上,价格也开始直线提升。很多品尝过这种生蚝的食堂,到渔鲜楼用餐时,都会特意点这种价格相对较贵的生蚝。

而留守在岛上的安保队员,每隔两三天都会来此采收一批生蚝。其中质量好的,都会第一时间送去镇上,交由渔鲜楼对外出售。品质差的,则制成生蚝干品出售。

南山岛渔人海鲜干货,如今在网上名气也不小。随着口碑的提升,每个月海鲜干货都供不应求。很多海鲜干货,往往上架就会卖断货。

在很多老客户看来,庄海洋这种做法是在搞饥饿营销。可庄海洋有时开播,也会很直接的道:“要是能多赚钱,我自然愿意多赚点。问题是,我要保质保量,就只能这样。”

买过渔人海鲜干货的顾客都知道,岛上销售的海鲜干货,部都是纯手工晾晒而成的。即便鱼虾干品,也比其它海鲜干货店的品质更好,而且还不做虚假营销。

真正最受欢迎的,还是店里卖的淡菜跟生蚝干品。可惜的是,为确保生蚝不至于出现断层,庄海洋自然要限制供应量。相比卖干货,他更愿意论个卖。

甚至于,庄海洋都有考虑在几座荒岛附近,再找一个地方开辟适宜养殖生蚝的地方。可到现在,也没找到适合的地方。仅凭一座生蚝岛,只怕还不太够。

若是等生蚝岛的生蚝面积扩大,增加一点干品供应,那也不至于出什么问题。现在的话,很多生蚝还没进入采收期,自然要悠着一点慢慢往外出售了。

视察了一圈自己的地盘,看着生蚝岛那片沙滩上,也蕴孕出数量不菲的沙虫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等明年的话,也许可以将一些沙虫,养到其它几座荒岛的沙滩上去。”

清楚沙虫对环境的要求很苛刻,可在庄海洋看来,自己租赁的几座荒岛,大多都有面积不大的滩涂沙滩。将一些沙虫放养过去,想来问题应该不大。

如果能多有几片生长沙虫的滩涂地,那么每年可供采挖的沙虫数量也会增加。这些沙虫,庄海洋基本很少对外出售,那怕渔鲜楼高价收购,他都依然很坚持。

原因便是,沙虫的数量规模相对还较少,还处于培育期间。每年要交纳不菲的租赁金,庄海洋自然要创造更多的收益。而沙虫,也将成为继生蚝之外,另一个收益点。

等明年跟陈家合作的酒楼装修好,或许这些沙虫也会被端上餐桌,成为酒楼又一道食客所钟爱的菜品。另外有两座荒岛,庄海洋也打算开辟出一些菜地。

就拿放养土鸡的荒岛来说,单单捡拾鸡蛋的收入,就令阿瓦依等人高兴的不行。从当初一天百来颗,增加到现在一天能捡到五六百颗。

整座养殖土鸡的荒岛,目前已经放养近三千大小不等的土鸡。让人意外的是,养殖土鸡的荒岛环境并未受到破坏,相反植被比以前生长的更加茂盛。

负责巡逻的安保队员,眼下基本每天都要去岛上转两圈。检查土鸡的生长情况,而后将调配好的食料放到喂食站。喂完食料,才开始拎着筐子到处捡鸡蛋。

之前接待的一些游客,也很喜欢这个捡鸡蛋的游玩项目。即便捡到的鸡蛋,最后还要高价购买。但对很多游客而言,他们都觉得捡到等于赚到。

原因很简单,这种味道极好的鸡蛋,市面上有钱都买不到。那怕有游客,希望能在网店上供应鸡蛋,可庄海洋依旧没答应。想吃,只能来岛上游玩才能吃到。

除此之外,便是申请来岛上游玩趁着游玩机会,争取多捡一些鸡蛋。那样花钱购买的话,庄海洋就不会阻止。这年头,越稀有反倒越值钱,越让捡到的游玩觉得自己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