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甫元勋当即意识到问题严重,看着皇甫菲,“军团长大人,卫星城那边可有动静?”

三座卫星城是神佑军的退路,若是卫星城失守,神佑军将被彻底截断退路,变得孤立无援。

如此态势本来是兵家大忌,但皇甫菲仰仗彩灵儿的空中侦查能力,大胆做出了这样的布局。早就料到三座卫星城方面,肯定是兽人重点攻击方向。

“放心,卫星城方面,暂时无事。”彩灵儿的能耐,真正了解的只有皇甫菲,其他人只知道有彩灵儿的存在,却不知彩灵儿的实力。毕竟彩灵儿的本体是青云雀,闪灵大陆到处都有的普通鸟类,任谁也想不到,彩灵儿是堪比七阶的存在。

而且,随着谷天成修炼进度的不断攀升,彩灵儿的实力也跟着水涨船高,隐隐有触摸到八阶门槛的意思。

三位卫星城的防御,是第五师团负责,实力虽然有些单薄,但三座卫星城的身后的军砦,却有两万志愿兵在留守。

志愿兵都是有士阶以上实力的修灵士组成,虽然没有什么军阵经验,但个人实力虽然不俗,让他们跟随大部队,没有多少表现得机会,但在守城方面,他们的个人实力可以得到完的发挥。

只要不是科多兽、月白狼人这样的特殊兵种攻城,以这些守城实力,已经足够确保安无虞。

况且,只要兽人一有切断后路的动作,皇甫菲会第一时间知晓,从而可以从容做出布置。

有彩灵儿在,拼战场布局,兽人肯定不是对手。但兽人作战,一般不会有这方面的考虑,兽人崇尚的还是正面作战,堂堂之阵,正正之旗的击溃对手才是他们作战的主要方式。

何况,这次又是兽皇亲自带兵前来,更不可能耍弄一些小手段。如此一来,皇甫菲反而可以将兵力完集中在浑邪王城,与兽人做大决战。

“兽皇看来最近有些闲的无聊了。”皇甫菲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我们这次前来,本来不过打打秋风就回去。竟然兽皇大人亲自来凑热闹,那也正好,打压一下兽皇的威风,也是我们的责任所在。”

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

墨斤奚不屑辩论,那不是他的专长,“三日后决战,你们可敢应战?”

皇甫菲大笔一挥,“三日后决战,就这么办!回去告诉兽皇,洗颈待戮吧。”

送走使者,皇甫菲马上召集五位师团长开会,谷天成、盖文·慕琪和亚瑟·琴也受邀入会。

“兽皇亲自带兵前来,这是出乎我们预料的。兽皇要与我们拼命,我们却只想与之周旋。怎么办?”皇甫菲开门见山,一下便指出当前存在的最大问题。

兽人要准备拼命,仅靠神佑军不可能挡得住兽人大军的反扑,这个问题不解决,他们迟早要退回去,这样,他们这趟出征就失去意义了。

这次出征,就是要始终保持冲突的存在,最好能够控制冲突的规模,小战斗不断,大战斗没有。

但兽皇亲来,显然是要一战定乾坤。这等于是双方的决战,通灵殿这边的主战场明显是两殿战场,兽人选择的时机很好。

“我要是兽皇,我也会这么干。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盖文·慕琪眨巴着眼睛,不解的问。

亚瑟·琴解释道:“兽皇日理万机,哪有功夫亲自应付前线的琐事!对兽皇来说,维持兽人部落的凝聚力才是最紧要的事情,前线输几阵,对兽人来说不伤筋骨。但兽人内部凝聚力不足,便足以让兽人部落四分五裂。这才是要命的。

所以,兽皇此次亲自带兵前来,确实很不寻常。出乎我们意料之外,也是情理之中了。”

皇甫菲说道:“兽皇不坐镇皇宫,反而跑到前线来,除非他另有手段控制后方,否则不应该如此托大。”

“各部落的首领都跟着来了,他还怕什么?怕那些部落造反不成?”谷天成对兽人的统治逻辑有些搞不懂。

亚瑟·琴说道:“那些部落都有很大的权力,在各自的领地都是自己说了算。他们肯跟随兽皇大军出征,不过是出于抢掠的需要。不抢我们人类的,他们之间就要互相抢掠。

兽皇强就强在让那些桀骜不驯的部落都愿意听从他的号令,放下各自之间的世仇,统一对外,也就是对我们人类用兵。

历次人兽大战,虽然我们大多取得胜利,但战斗多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打,被抢的是我们。

兽人虽然最终被打回去,但他们已经抢到了东西,算得上满载而归。而且,兽人的目的是抢掠,不是占领什么地盘,有占领地盘欲望的,不过是兽皇部落而已。

这就造成兽人很容易战斗一失利便大军撤退,这也是为什么历次战争,赢的多是我们人类联军。”

本来谷天成还在想,是不是收编了月白狼人,依靠月白狼人的魅惑能力,让兽皇对下面的部落加强了控制,现在听亚瑟·琴这么一解释,才知道完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兽人的食量很大,他们日常的主食就是平日里饲养的各种牲畜。一旦出现天灾,牲畜大量死亡,他们就只能被迫进山打猎魔兽。

打猎魔兽的危险很高,而且也很难保证稳定的食物供应。所以对他们来说,稳定的供应便是抢邻近部落的牲畜。

兽皇能将这些桀骜不驯的部落统一在自己的麾下,让他们服从自己的号令,确实有些本事。

谷天成对兽人的统治理念产生了好奇:要知道兽皇家族也是长久的存在。要说兽皇家族偶然出来一位雄才大略的,能够统一兽人各部落有可能,要是代代兽皇都能做到这一点,那就肯定不是兽皇的个人能力问题,肯定有其严谨的统治逻辑在。

既然要对付兽人,就要对其内部的统治逻辑进行研究,知己知彼嘛。

“兽人部落如此松散,兽皇怎么可能做到世世代代将他们整合在一块的?”谷天成问道。他知道,蠕蠕国一直在与兽人对抗,对兽人的了解远比自己要多。尤其是文成公主这样的顶尖统帅,对兽人的情况肯定是了若指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