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美华在那里哭,她很害怕,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哪里没教好,怎么就让一个好好的孩子,变成现在这个样。

叶新看向赵美华:“你知晓她对你下毒?”

哭泣的赵美华,艰难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。有一次我来到厨房,正好看到她在下毒,我悄悄的退出来,发现她下毒的菜,都是我爱吃,她不吃的菜。”

“我能怎么办?我总不可能揭穿她吧?”赵美华哭泣道,“我是她妈妈,我没教好她,我就只能去承受这种痛苦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叶新问她:“那你知不知道,刚才她在鬼谷子煎的药里下毒。若是你喝了鬼谷子煎的药死了,你觉得这杀人罪名算谁的?”

赵美华瞪大眼:“她怎么敢……她不会的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以为她的目标只是我一个人。”

“不,但凡是阻止她爱情的人,都是她的目标,包括最后得不到我时,她也会对我痛下杀手。”叶新声若九寒,“你死后,小夏绝对是第二个,我不能让她有机会残害小夏。”

赵美华急扑滚下床,扑通跪在叶新脚边,哭的肝肠寸断:“小新,求你看在咱们以往的情份上,你就放过她吧,我保证,我一定会看好她的,再不然……”

她看向鬼谷子神医,下定决心道:“再不然,你让鬼谷子神医,把她扎成一个傻子,只要她能活着。”

鬼谷子哀叹:“哎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”

叶新去扶她:“你该知道,你跪在我面前的那一刻,你我的恩情就断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不想逼你的,我也不该拿以前的恩情来威胁你,可是我只有这么做,我也只能这么做啊。”

甜美少女皓齿明眸海无邪写真

赵美华痛哭:“她从小就可怜,总觉得上天对她不公平……我会好好照顾她的,若是哪一天,我再也照顾不了她了,我会亲自送她先走。”

“小新,这就是我的心愿,我愿意用你们母子的恩情,来换她一命。”赵美华坚决道,“我无法做到不闻不问。”

叶新迟疑,良久,对鬼谷子道:“给她扎针。”

鬼谷子面色严肃的走到苏沫雪身边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为何却要把自己,逼死在这个小胡同里。”

给苏沫雪扎了几针再拨出来,鬼谷子面容严峻,退到门边。

叶新看向赵美华:“赵姨,保重!”

赵美华泪流满面,痛苦万分,对叶新摆手,扯出一个笑容:“保重!”

她知晓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不是因为忘恩负义,而是为了让双方的生活,都归于平静,让苏沫雪的执念消失。

双方还是不要再来往的好。

走出旧城区的叶新,回头看向笔直的小巷,就如一条看不到人心的阴暗,不知最黑暗处,躲藏的到底是什么?

回到御天湖,正在浇花的乔婉夏,感觉到叶新的悲伤,朝他走去,柔声道:“怎么了,不开心!”

叶新满身疲惫,伸手搂住乔婉夏腰身,靠在她身上,微摇头:“有些累了。”

乔婉夏一动不敢动,让他抱着,万分心疼他,伸手摸摸他的头发:“累了就休息一下,别给自己太大压力。”

叶新点点头:“我就抱抱你。”

赵美华是什么样的人,他不去评判。

苏沫雪是对是错,他也不想去说。

他现在只有想,安安静静的抱着他的小娇妻,让岁月静止,一切美好。

叶新抱着小夏,很温暖很舒服,仿若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,直到世界地老天荒。

接连几日,叶新都如没有魂的人一样,在家里待着,哪也没去。

乔婉夏就默默的陪着他,对方不告诉自己,他心底的难处,而她也不问。

待到叶新心情好了,乔婉夏才跟他说:“叶新,我和你说件事哦!”

“怎么了?”叶新正在浇花,闻言,回头看向她。

乔婉夏轻扯他的衣摆,低低说道:“后天开学了。”

叶新呆了一下:“没事,我陪你一起去上学。”

“我和你说,就是想告诉你,不要陪我去上学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乔婉夏说道,“我想住宿舍,这样大学生活才算是完美,你陪着去你又进不去。”

叶新继续浇花:“我不是说了吗,我会在外面租个房子,你去上学,我就去上班,晚上再一起回到咱们的小家,不挺好的吗?”

乔婉夏嘀咕着:“可我不想你陪吗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叶新把耳朵凑过去。

乔婉夏又笑了:“我说也挺好的。”

“哪有带着老公去上学的。”

乔婉夏还是嘀咕着,说出了心里话。

反正没说大声,叶新也就当没听见。

这时,叶新的手机响了,是世子爷打来的。

叶新瞄了一眼,接通:“说。”

打扰他和老婆谈情说爱的时间。

世子爷说道:“乔老爷子自楼梯上摔了下来,在人民医院,你们要不要去看看?”

叶新眉微凛:“真相?”

世子爷犹豫一秒,说道:“是被乔老太君推下的楼。阿茶说,乔老太君让乔老爷子,来和乔叔叔说,让他把嫂子的生日礼,分一半给他们。乔老爷子回去时,对老太君说,这话他考虑后说不出口,就没说。”

“这几天,老太君为这事和老爷子天天吵,就在刚才,老爷子再次拒绝的时候,就被老太君自楼梯上推了下来。”

“医生刚才说,老爷子年龄大了,又自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又撞到了头,没死已是奇迹,想要再如个正常人那样,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“所以,阿茶让我来求你,让鬼谷子神医,给乔老爷子看看病,看看能不能治好。”

挂掉电话后,叶新看向浇花的乔婉夏,再看向和木白玩的飞起来的乔影深,他抿紧了唇。

叶新打电话给乔信,把世子爷和他说的话,告诉了乔信,让他拿出主意。

乔信说道:“我现在就去医院,如果可以,请鬼谷子过来一趟吧。”

叶新和乔婉夏乔影深三人到医院时,乔信和李玲已经到了。

乔礼一家也在,乔老三一家也在,现在乔老二到了,算是人都到齐了。

叶新扫了一眼,罪魁祸首乔老太君不在。